台灣失業勞工聯合總會

關於部落格
安定生活、培養技能、協助就業、輔導創業
  • 1739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基本工資只是假議題

這裡點出的就是劃定基本工資的荒謬。工資是勞動市場的交易價格,市場本身運作得好好地,為什麼政府要干涉?如果政府干預訂定的基本工資太低,遠低於市場現行薪資水準,訂了等於白訂,因為沒有人會領到那麼少的薪水。但如果訂定的基本工資很高,雖然工作大家搶著做,但工作會變少,因為沒有僱主付得起那麼高的薪水,造成勞動市場供過於求。既然訂高也不是,訂低也不是,為何不就讓市場好好的運作?

僱主極可能壓榨勞工

在美國,基本工資的提高通常受害的反而是立法原意要保護的青少年零工。因為基本工資遠低於一般受薪階級的薪資水準,只有少數在餐飲服務業的臨時工領的是基本工資。各級政府任意訂立最低工資,反而讓餐飲服務業增聘非法勞工,甚且關門或是遷移他處,打零工的青少年反而找不到事做。勞動市場的供過於求,在台灣形勢更為險峻。台灣中小型企業較多,較有可能有僱主不守勞動法規的情況,如果政府逼迫保障最低工資,羊毛出在羊身上,僱主極有可能壓榨勞工,以因應突來的經營成本上升。如果情況嚴重,真的入不敷出,僱主大不了關廠走人,到中國重起爐灶,到頭來受害的反而是那些看得到基本工資卻吃不到的台灣勞工。

美國最常被左派政客引用的是柏克萊加大勞動經濟權威卡德教授(David Card)對紐澤西州最低工資調漲的研究,他發現青少年並沒有因此失業率增加。許多政客據此評論傅立曼以降的自由經濟學者推論失敗。當然此一研究旋遭批評方法有瑕疵,但更重要的是,卡德教授也沒證明提昇最低工資到底對社會增加什麼福祉。

所幸台灣的政府及企業界(甚至某種程度上工會也是)都知道基本工資在台灣是假議題,大家跑跑龍套,也沒有當真,反而讓台灣就業市場充滿了彈性及活力。美國的最低工資爭議可就不輕鬆了,在左派努力製造議題的情況下,支不支持最低工資的提昇已成為像是支不支持墮胎權一樣的意識形態之爭。判斷一個政客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問他對提昇最低工資的立場,比問他對同性戀結婚的看法還要來得準。真正是把一個假議題吵得像真的一樣。也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有些經濟學家也開始意識形態作祟,忘了供給與需求的基本分析,也忘了在沒有市場失靈的情況下,干預包含勞動市場在內的任何市場經濟,將對社會只壞不好。

實施「負所得稅」制度

誰都不想看到社會貧富差距太大,但想要濟弱扶貧不該走扭曲市場機制之路,而是該聽聽已故的傅立曼教授的創見:實施「負所得稅」制度。任何人只要找得到工作,而工資未達一定水準,政府不但不抽所得稅,反而補貼受薪階級使其擁有一定水準以上的收入。如此一來,不但沒有最低工資及失業救濟的問題,反而政府鼓勵了雇主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也提供了民眾工作的誘因。一樣要有錢人掏腰包繳稅,在實施負所得稅的情況下,我想他們一定會繳得更甘心也更痛快。

蘋果日報  2007.02.1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