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失業勞工聯合總會
關於部落格
安定生活、培養技能、協助就業、輔導創業
  • 175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國內失業原因與對策之探討

愈來愈多失業人口將使地下經濟益發猖厥,色情不法行業盛行,更衍生諸多犯罪事件而違害社會治安,諸如目前偽鈔氾濫,自殺事件頻傳,都是肇因於社會的不安與生計的困難。尤有進者,受失業波及而有生計困難者應己突破百萬人關卡,令人關切者為失業問題急速惡化,台灣的社會安全制度落後甚多,對於失業家庭的救濟十分有限,且目前國內失業多為負擔家計的中年勞動者,失業對家庭的衝擊將是社會沈重的負擔。

與此悲觀趨勢對照的是,我國至八月底對外投資(不包含大陸)較去年同期仍有百分之八點六三成長,對大陸投資亦有百分之八點九六的成長,但是外資來台投資較去年同期減少百分之二十四點四六,顯示外資來台投資躊躇不前,國內產業與資金也因前景不明,正在加速離開台灣。

台灣過去三十年來的經濟成長,失業率一直維持相當低的水準,從民國七十八年到八十八年,平均失業率只有2%。但是隨著經濟快速轉型,失業人口從八十五年起節節上升,加上各種外力因素,八十九年成為勞動市場動盪的一年。歸結目前失業現象,有一半屬於經濟結構轉型未成所造成的,另一半則來自國內外景氣不振造成者。 

貳、國內失業形成的原因

一、結構性失業

以國內產業結構觀察,在民國五十三年時,當時的產業由農業轉為工業,在產業的轉變中,許多從事農業相關行業的人失去工作,當年的失業率攀升至百分之四點三,不過在隔幾年,失業率則下降為百分之三點三,隨後幾年,由於工業製品超過農業產品及加工品,出口也可望增加下,在民國五0年代末期時,失業率已下降至百分之二以下。

國內的低失業率直到第一次及第二次能源危機才又使失業率上升,不過其問題均於短時間內獲得解決,甚至於民國八0年代,因社會富裕使得投資理財市場興起,貨幣流向房地產與股市狂飆,引起泡沫經濟。在泡沫經濟破滅時,餘屋過剩,資金週轉不靈情形下,房地產大肆興工,為能交屋使資金週轉,在民國八十四年年帶動了就業高峰,直到九六年遇到亞洲金融風暴,國內失業率才又上升為百分之二點六。

根據一般業者經驗,若企業淨利潤率無法維持在百分之十五以上,通常都有計劃外移打算。因此若產業外移速度過快,而新興產業設立過慢,自然會使結構性失業人口增加。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若勞工素質之改善速度過慢,則此種結構性失業現象將持續更長時間。尤其當不景氣現象持續惡化,更加深勞動品質無法改善問題之嚴重性。

鑑於台灣對大陸市場依賴日深,不但升高兩岸經貿風險,甚且影響國家整體利益,因此李前總統登輝先生於民國八十五年九月全國工業總會舉辦之「全國經營者大會」中,首次呼籲廠商對大陸投資應「戒急用忍」,隨即於十月「國家統一委員會」正式提出「戒急用忍,行穩致遠」之方針。但是儘管實施戒急用忍政策,然而似乎不敵亞洲金融風暴之威力的影響效果。

例如:根據經濟部投審會資料,截至民國九十年七月底止,台商經核准赴大陸間接投資累計共一八七億三千萬美元,占我國對外投資總額比重百分之三十八點八二。據大陸官方統計,至民國九十年六月底止,協議金額為五一一億六千萬美元,實際到位金額為二七四億六千萬美元。但實際金額不止於此數目。

戒急用忍政策雖然扼止台商前往大陸投資,但因亞洲金融風暴衝擊的影響,加上政府當初積極推動的南向政策也阻擋不了台商前赴大陸投資的熱度。在一九九九年下半年隨著亞洲金融風暴的遠離,台商至大陸投資有加速的現象。

受失業波及而有生計困難者應己突破百萬人關卡,令人關切者為失業問題急速惡化,台灣的社會安全制度落後甚多,對於失業家庭的救濟十分有限,且目前國內失業多為負擔家計的中年勞動者,失業對家庭的衝擊將是社會沈重的負擔。不但衣食問題嚴重,更遑論教育費用繳不起問題,影響所及,部份私立專科及技術學院亦面臨招生困難及學生中途輟學問題。

二、國內景氣不佳才是主因

(1) 經濟指標不佳

許多經濟指標均顯示目前總體經濟已經十分惡劣。例如:經濟成長率持續下滑,由去年第一季的7.94%到今年第二季的-2.35%,降幅及下降速度均大。行政院經建會所發布的九月份景氣對策信號已連續十個月呈現藍燈,代表國內經濟景氣持續低迷。工業生產指數亦顯示工業生產成長趨緩。民國九十年九月份工業生產較上年同月減少14.1%,製造業生產減少15.16%,使今年工業生產前三季衰退達8.72%,為歷史上最大之衰退幅度。另外,根據經濟部統計資料顯示,今年至八月底止全國工廠登記數目註銷的工廠已有三千七百餘家,比八十九年同期增加31%,這股關廠倒閉的風波令人社會大眾感到憂心。

另外,投資率與民間消費成長率皆逐季下降。由於景氣低迷,股市縮水,加上失業率不斷攀升,民間消費日趨保守,民間消費季成長率從民國八十九年第一季百分之八點三六一路下滑至今年第二季之百分之一點一六,民間消費信心恐難迅速恢復。另外主要金融機構放款投資比率始終低迷,八月份金融機構放款與投資年增率滑落至百分之零點一四,創歷史新低。一旦佔經濟成長高比重之消費投資縮減,政府不論施行貨幣或財政政策,均難以發揮乘數效果來帶動經濟成長。

惟值得注意者,台灣自民國八十九年之第四季開始的經濟衰退,應源自於國內因素,才造成此種後果,而非肇因於國際經濟之不景氣。此可由去年之進出口貿易成長狀況獲得證實。去年全年進出口成長率分別為百分之二六點五及百分之二二,分別創近十年來新高,比一九九五年之進口及出口成長率之百分之二一點三及百分之二十都高。尤其是去年對香港出超高達兩百九十一點七億美元及對日本入超達二百一十九點五億美元,均分別刷新紀錄。因此儘管美國之不景氣於去年第四季開始下滑,經濟成長率僅達百分之一點四,比預期之百分之二還低,然而我國去年十月海關出口一百三十六點六億美元,創單月歷史新高,而出超十三點二億元亦為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以來最高。對美國出口成長率,去年十月亦達百分之十三點九,出口金額為三十一點五億美元。

我國出口受美國景氣影響始於去年十一月及十二月,對美出口成長率分別為百分之三點七及四點六。同時總出口成成長率自去年十二月亦降至個位數,即百分之九點八。然而由以往台灣經濟景氣循環經驗,我國經濟衰退是落後美國經濟不景氣一段時間。尤其是去年景氣對策信號之領先指標全年均呈下降趨勢,不過自從去年五月及六月後,領先指標明顯變壞。

如果觀察貨幣供給量M2之成長率,自去年五月開始,無論是日平均或月底值,成長率均低於目標區之中間值百分之八點五甚大,且分別低於百分之七之水準。依據貨幣學派之觀點,以台灣之小型開放經濟而言,大約三至六個月經濟景氣將變壞。

整體而言,我國經濟不景氣的主要來源為國內因素所主導,至於國際不景氣因素應為今年初才出現的衝擊因素。民國八十九年十月,部分學者已指出正當去年國際經濟呈穩定成長之時,我國經濟景氣前景已不樂觀。首先是行政院主計處民國八十九年八月份之全年經濟預測已向下修正。其次,消費者預期心理呈現悲觀預期亦由民國八十九年八月份之主計處公佈之消費者信心調查得知。而民間投資計畫於去年上半年呈現縮減現象。

(2)政策搖擺前後不一致

執政黨缺乏具有行政經驗之財經團隊,以致執政之初,官員習於公開宣示政策主張,形成令出多門,政策多頭馬車,人民無所適從。換言執政團隊崇尚清議,政策討論視為學術殿堂之研習,最後因為缺乏具體可行方案,終於落得草草收場局面。

例如:民國八十九年六月二日,行政院長唐飛赴立法院施政報告,其中針對社會福利政策,他具體承諾行政院將率先實施『三三三安家方案』之老人福利津貼,至於國民年金方案則將重新評估。由於老人福利津貼係民進黨之總統選舉政見,為兌現選舉支票,乃優先實施。不過行政院對於該項社會舉利政策之財務規畫,首期擬動用第二預備金,以後改採取全民提撥制,即稅收制,由營業稅提高一至兩個百分比支應。此一方案一方面由於具排貧不排富特性,在『全國財政會議』結論中被排除,另一方面此制度未來可能流於政治喊價,民眾有誘因提高老人福利津貼支付額,因此行政院於提案立法後,面臨在野黨壓力而自動撤回。陳水扁總統宣示自去年七月一日開始實施之老人福利津貼政策因而跳票。

關於核四興建方案,亦突顯政府政策多變,使民眾逐漸對政府失去信心,企業投資意願低落,逐漸形成企業外移現象。另外於去年六月十六日立法院三讀通過的工時案,即『勞動基準法第三十條條文修正案』,行政院版本原要求每周工時為四十四小時,在野黨主張每兩周八十四小時。由於行政院並未充分溝通協調,執政黨態度曖昧附合在野黨提案,終於使行政院版本遭到封殺。

(3)核四等重大經濟政策輕易更動

穩定的水電供給是健全投資環境的必備條件,穩定的政府決策也是使投資者有信心的必備因素,去年的核四風波卻與以上兩要素背道而馳。

陳水扁總統堅持廢核四廠,於總統就職前即要求經濟部做好重新評估工作。惟在行政院長唐飛有意宣佈核四廠繼續興建時,陳總統斷然更換閣揆。而於張俊雄接任院長後,不但無法振興經濟,反而因片面宣佈核四停建,引發朝野政治危機及立法院及行政院之對立。自去年十月初唐飛下台後,歷經今年元月十五日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駁回行政院釋憲案,及元月三十日行政院長向立法院提出報告,而立法院於元月三十一日決議要求行政院立即復工續建核四廠,至今年二月十三日行政及立法兩院達成協議後,核四停建案終告落幕。短短不到半年光景,核四風波高潮迭起、餘波不斷,但付出最大代價的卻是台灣民眾與投資者。

(4)房地產市場持續不振

1980年代由於泡沫經濟的影響,過剩的資金流竄至股市與房市,造成房地產前所未有的榮景。尤其自民國七十九年以後,業者為規避容積率的實施而大型搶建,無視於房地產市場低迷的風險,終於形成市場供過於求的局面,亦為造成國內房地產由賣方市場進入買方市場的主要原因之一。房地產市場不景氣具有結構性、長期性的衝擊,長達十年之房地產不景氣,主因在於供給過剩。在房屋自有率高達八成情況下,除非仰賴新世代之需求,否則高達百萬戶餘屋並不易快速消化。尤其是在房市泡沫破滅後,投資性房屋需求鉅幅衰退,房地產需求更不易增加。.

房地產不景氣不但使營建業相關傳統產業陷入經營困境,企業及個人之房地產抵押借款更加困難。而金融機構之不良貸款所留下之房地產抵押品,更由於房市不振而難以處理變現。當然房地產價值與經濟景氣密切相關。因此若地區產業發展不振,房地產價值勢必難以提昇。不過更嚴重的問題則是中南部地區存在的空屋問題,其中部分為政府之勞工住宅及國宅。政府應早日採取從量政策解決這些問題,因為長久以來藉由利率補貼之從價政策,一直無法活絡房地產市場交易,更無法誘使低收入家庭改善住家品質。

三、國際景氣不佳雪上加霜

美國自去年第四季以來,景氣不斷下滑,尤其是九一一事件後,美國經濟衰退已成定局。雖然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不斷降息因應,累計今年初以來已九度降息然而仍然無法阻止經濟頹勢。隨著美國經濟不景氣,全球經濟亦受波及,我國出口衰退,而股票市場亦受波及,失業問題如雪上加霜。

參、經濟政策之檢討

一、貨幣政策反應遲鈍

中央銀行在採取調節國內經濟的貨幣政策措施上,在去年三月二十四日及六月二十七日兩度調高貼放利率,此貨幣緊縮政策的決定對當時經濟情況判斷已然錯誤,且自去年十二月以來共十次的降息措施也是跟隨美國及歐洲的腳步,此情況等於只有減緩資金外流的作用,在根本上談不上有振興國內經濟的效果,且對解決失業問題並無幫助,因此貨幣政策的失當也是造今失業率不斷攀升的主因之一。

二、信用政策功效有限

(1)三千二百億元房地產市場措施

行政院於去年八月七日提出振興房地產方案,政府將釋出三千兩百億元的經費以提供低利優惠房屋貸款,以刺激房地產需求,達到逐漸減少房屋空屋率及實現照顧青年住屋問題的目的。其中首次購屋低利率為百分之三,係陳總統競選諾言中之「三三安家專案」中之一項。

然而,此項房地產市場刺激政策,擬師法蕭內閣在民國88年初之一千五百億元低利房貸方案,無法解決營建業財務困境。事實證明在九十年五月營造業失業人口達八萬四千人,較民國八十五年之三萬八千人增加一點二倍,占初次尋職失業人口之比率由20.43﹪上升至23.60﹪。其中失業比率亦由民國八十五年之3.95﹪逐年上升至九十年五月之10.22﹪,居各業之冠。而金融業房地產抵押之逾期放款問題,隨著經濟不景氣及失業人口節節升高,而衍生個人房貸戶之紓困要求,使得金融機之逾期放款問題無法改善而更加惡化。

(2)「四千五百億元之傳統產業貸款暨信用保証專案」

行政院為挽救傳統產業,紓解企業財務困境,提出「四千五百億元傳統產業貸款暨信用保証專案」,由政府提供四千五百億元專案貸款。若中小企業無擔保品者,將由信用保証基金提供保證。

此一專案貸款不但使金融機構的逾期放款增加,原已因擔負優惠房貸方案而陷入逾放金額增加的信保基金,也再次陷入極高的信用風險,逾放增加,未來國庫負擔也將水漲船高。不但無助於改善傳統產業之升級,徒然增加國庫之財務壓力及形成潛在財政金融危機。

三、財政金融政策運用不當

去年股價加權指數由陳水扁總統上台之初(民國八十九年五月十九日)九千一百多點,下跌至十月四日內閣改組時之五千九百多點。然後由於核四爭議及總統罷免案,尤其在十月二十七日核四停建宣佈後,股價指數一直跌落至去年底(十二月二十七日)之四千六百多點。

在一連串之利空消息,股市投資人充分反應訊息乃自然之理。惟政府不當護盤,不但無助股市安定,徒然造成護盤基金虧損,而且亦使股價下跌趨勢火上加油。

由陳水扁總統上台前即鼓吹投資人進場買股票,宣稱股價指數應可飆至萬點。然而一方面政策多變缺乏一致性及各種利空消息踏杳而至,另一方面台股走勢深受美國股市走勢影響,政府於六月底之股價為八千二百多點時就進場護盤,則是股市疲弱、股市信心崩潰渙散主因。

例如:美國那斯達克科技類股自去年三月十日歷史高峰五○四八點往下走,全球股市亦受到影響,我國亦然。但財政部卻於去年六月底採取調高融資比率一成、融券保証金兩成、協調四大政府基金股市護盤等措施,使股市機能嚴重遭到扭曲。尤有進者,中央銀行貨幣政策顯然並未配合上述股市護盤政策,因為央行在去年六月二十六日舉行之理監事會議,會後宣佈調高重貼現率及擔保放款融通利率各半碼。似乎顯示央行立場與財政部護盤態度有所不同。

今年三月八日立委公佈四大基金於去年下半年股市護盤,郵政儲金、退撫基金、勞保基金及勞退基金合計虧損一千三百二十八億元。其中除郵政儲金外,其它虧損高達百分之四十,此係由八千五百點護盤起算。至於國家安定基金虧損一百億元,此係由六千五百點起算。四大基金及國安基金之護盤虧損,不但使國庫負擔加重,而且可能排擠下年度(九十一年度)預算之公共投資支出,對於經濟有不利之長遠影響。

四、經濟政策失當

(1)核四廠停建案反反覆覆

事件之影響已如前述。

(2)「八千一百億元啟動國家建設新方向」

在核四風暴結束經濟社會空轉後,行政院才開始有心情考慮到經濟問題之嚴重性。由於經濟景氣好端端的由去年繁榮逐漸下擺至衰退,民進黨政府思考仿效蕭內閣之「擴大內需方案」,擬以推動公共工程帶動景氣復甦。

依據行政院之所謂「八千一百億元啟動國家建設新方向」,係將九十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之政府投資預算六九八五億元,加上正在審查之依「九二一震災重建暫行條例」編列的特別預算二四一億元「九二一工程款」。事實上真正追加之擴大公共投資計畫只有八七四億元,此即「擴大公共投資提振景氣方案」。

五、上述財經政策評估

由美國最近提出之對抗不景氣措施,包括減稅之財政政策與一連串降息之貨幣政策,我們可以知道,財政政策需經國會通過,過程與時效可能曠日廢時,而貨幣政策較能機動調整。去年我國面臨已存在之結構性失業現象及國內出現景氣不振的跡象,已於第三季與第四季之交時已顯現,惟我們貨幣政策未能機動反應,反而朝緊縮方面施行,此舉相當不當。另一方面,在財政政策上,去年政府未提出類似美國之振興景氣方案,反而提出如停建核四之經濟政策,至於擴大公共投資提振景氣方案於今年元月才提出,時效已慢。我國在景氣已有衰退跡象時(亦即於景氣對策訊號已在藍燈)才提出振興方案,而非於去年三、四季時提出,政策落後至少一季以上,顯示政府反應慢,財金措施落後,造成經濟不景氣現象與失業率惡化。

至於今年元月底提出的「擴大公共投資提振景氣方案」而言,在方案中根據主計處及國內外經濟研究預測機構,把經濟成長率訂在5.2%~5.7%之間,低於今年原先經濟成長率之經建目標值6.1%,以致擴大內需規模卻係根據此值訂定。及至五月時,主計處已向下調降經濟成長率預測值為4%,但此數據為區間估計的上限值,顯有高估現象。儘管如此,經濟政策竟然未隨之調整,直到八月份主計處再度向下巨幅調整經濟成長率預測值為負值。(此時估計值改採中間估計值)不過擴大內需規模並未調整或加碼,反而持觀望態度,等待經發會進一步結果。可見我國的擴大公共投資政策之施行具有缺失,非但經濟成長預測嚴重錯誤,同時更缺乏機動調整因應的機能。

六、擴大失業保險給付政策

我國自民國八十七年底以來開辦的失業保險,原來的給付規定門檻非常高,受到各界的詬病。其規定除了必須是投保兩年以上,有一定雇主的非自願性失業(例如因關廠或業務緊縮)勞工,請領失業保險的長度更是有嚴格限定,五年內不得請領超過六個月,十年內不得超過十二個月,一生不得超過十六個月;也就是一個勞工終其一生只能請領一年半的失業保險,而且必須分配在長達十多年的期間領取。不過,即使這樣高門檻的條件,失業保險開辦二年多以來,也有三萬五千多人領取,勞保局核付的失業給付金額高達二十幾億元,光是去年一年,由於失業現象的惡化,失業保險金就發出了十七億多元。

勞委會放寬失業給付的申請標準。針對國內十五歲以上、六十歲以下,有一定雇主或長期從事定期契約之無一定雇主勞工,只要受雇且正常繳交失業給付保費滿一年,因為非自願性的因素而失業,具有工作能力及繼續工作意願,並向公立就業服務機構辦理求職登記七日內仍找不到工作,就可依規定申請最長六個月的失業給付,金額以申請人離職前六個月的平均月投保薪資六十%為限,且可循環申請,沒有舊法中關於申請次數的限制。對照舊法中限制嚴格的給付辦法,放寬之後的失業保險,對於失業勞工不啻是一大福音,而其寬鬆程度,和先進國家的美國並無二致。

面對如此重大的失業保險政策改變,勞委會認為不致造成財務衝擊。但經建會今年認為可能必須發出高達一百億元的失業保險金,財務壓力極大。從這些相差極大的數字,就可以知道勞動政策當局在規劃新制的失業保險時,缺乏詳細的評估與調查;而評估不確實的政策,不僅良法美意可能因此大打折扣,甚至可能拖累政府財政的健全性。

隨著經濟結構逐漸轉變以及失業保險制度的變革,失業率的一般水準也會隨之改變,除了避免因為大量失業造成社會不安,同時更要注意失業保險的制度變革,是否帶來正面的勞動參與及負面的勞動供給誘因,刺激失業率的進一步上升,並因此對政府財政造成壓力,才是面對當前嚴重失業現象的當務之急。若能善用就業安定基金搭配失業保險給付制度,建立彈性勞動市場,才能有助於解決當前結構性失業問題。

肆、經發會共識與九一一專案

經發會由原先籌備召開時普遍不被看好,至最後達成三百二十二項共同意見及三十六項多數意見,甚至由原先朝野政黨互信基礎脆弱而至最終互助合作,主要原因仍然繫於朝野政黨及各界代表均能共體時艱,同舟共濟,互相包容異見。

尤其是行政院主計處於經發會召開前夕,即八月十七日發布今年第二季及全年經濟成長率均為負值的資訊,突顯經濟情勢面臨五十年來最嚴重的變局。在民眾期待經發會能挽救信心,避免經濟崩盤的壓力下,經發會諮詢委員們終於有默契的達成多項結論。經發會包括兩岸組、就業組、投資組、產業組與財金組所獲共識,都能解決當前經濟問題,惟是否能落實仍有待觀察。由於最近行政官員普遍參加輔選並應付立法院開議審查預算及法案之質詢,經發會共識之執行已有落後,尤其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缺席事件導致朝野爭議不斷,台海兩岸的政治情勢改變,經發會兩岸經貿政策可能延宕。

美英於十月八日正式對恐怖份子開戰,政府立即召開「九一一專案」高層會議,各單位提出多向因應計畫及處置措施,其中陳總統更提出五點指示以因應當前國際變局。對於國內財經情勢,尤其是股匯市穩定、大宗物資價格與供應、我國進出口貿易變化等,陳總統亦要求各部會應有效因應,以安定人心、穩定金融與維護經濟健全發展,而國家金融安定基金亦被要求適時準備待命護盤股市。

由最近全球股匯市表現可知,由於市場投資人早已預期打擊恐怖主義戰爭遲早會爆發,因此在心裡已有準備情況下,並未出現恐慌賣出交易。此與九一一事件剛爆發時,投資人激烈反應而大量拋售持股及促使美元貶值情況殊異。

由目前國內外金融外匯市場投資人平和理性反應來看,九一一事件的衝擊已暫時告一段落,惟居安必須思危,一時的現象亦並不表示國際經濟金融情勢已出現曙光。事實上,由於諸多不確定因素存在,未來國際經濟前景並不樂觀,而國際金融穩定亦存在波濤洶湧之暗潮。

以宏觀的角度來看,短期間,由於我國政府各部會已宣示各項明確因應方案,國內金融經濟情勢應不致過度惡化。例如:經濟部已宣佈維持油電價格穩定,並且保證年底前油品供應無虞。在貨幣外匯政策方面,央行已調降存款準備率及貼放利率,並且引導銀行降息及維持匯率穩定。在海陸空設施安全及運輸工具方面,交通部業已展開多項安檢警戒措施。此外,針對可能遭生化武器的攻擊,水庫、水源地之警戒防護措施已加強中。而新竹科學園區之安全,已由新成立的安全維護小組負責緊急應變工作。

惟由於美阿戰爭持續不斷及恐怖事件不斷蔓延,未來國際政經情勢仍存在不確定。我國因未出席APEC卻導致台海兩岸之政經情勢不穩,並且導致國內政黨合作破局,對於選後政局穩定影響甚大,未來國內經濟金融穩定恐更加不利。

一、因應對策建議

為解決當前失業勞工生活問題,政府己積極推動各項救助計劃。例如:放寬失業保險發放標準、設置就業安定基金、調整政府機關業務經費以為安插臨時工所需薪資等。尤其是最近政府進一步研議建立銜接失業保險及社會救助體系之「失業勞工經濟安全網」,以保障失業勞工之經濟生活。

此外,除失業救助外,政府亦思積極提供失業勞動再就業輔導、訓練、轉介服務等工作。惟這些政策項目都屬短期應急之措施,並未能有效改善中長期間勞工所得面臨之企業外移及結構轉變之問題。國民黨近日亦倡議成立一百億元失業救濟與創業基金,以協助解決日益嚴重之失業問題。

因此為減緩產業外移及結構性調整等問題,政府應有短期及長期之因應策略。具體而言,短期間,除了改善國內投資環境,減緩企業外移外,重點應考慮降低企業經營成本。因為根據對台商之問卷調查顯示,國內投資成本偏高係企業外移主因。

為降低成本,政府除降低利率以節省資金成本外,適時調降土地租金,甚至於不景氣時暫停租金繳納,均可視地區之經濟景氣狀況而機動調整。此外,勞動成本為企業經營主要之變動成本,由於具有向下調整僵硬性,企業常以量制價,以少雇用避免成本壓力。是否應於不景氣及產業外移嚴重情況,暫緩實施減少外勞雇用政策,以減經企業勞動成本負擔,以搭配國內勞動雇用,頗值得政府思考之方向。

長期間,教育與訓練勞工應有整體規劃,政府尤其應配合產業結構性調整趨勢,進行人力資源之規劃。以目前行政院經建會所主掌之人力規劃及部門計劃,若能協調經濟部、勞委會及教育部,則當可以有效研擬出一套具體可行方案,以解決結構性失業問題。國民黨也將推動政府設立一千億元基金補助農民,輔導農民產業轉型,降低加入WTO後對我國農業之衝擊。

儘管政府採取戒急用忍政策或可有直接達成延緩企業外移效果,但這僅是消極做法。積極措施則有賴政府統籌人力規劃,有效提升勞動品質,改善勞動生產技能,避免使結構失業問題更加惡化。進一步避免勞資糾紛不斷發生,減經社會階層衝突壓力,促進社會安定和諧。

在全球貿易成長衰退下,我國今年對美國出口難望改善已成定局。而我國此次未能參加十月下旬於上海舉行之APEC,外交挫敗已無可挽回,然我們不應苦等中國大陸回應,應積極補救早日協商,趁著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前,加緊執行推動經發會兩岸共識,及早因應兩岸直接通商來臨,如此兩岸貿易才可望早日加速成長,對於兩岸避免經濟景氣衰退進一步惡化勢必有所助益。

在經歷風災肆虐、國際大環境不景氣、九一一恐怖事件衝擊、APEC缺席事件衝擊後,我們正面臨如何突破經濟困境的嚴酷挑戰,正考驗政府及民間之智慧,但未嘗不是轉機,此有待全國上下戮力以赴,共同攜手打造台灣經濟新局勢,以解決失業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